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 >错过诺贝尔奖算什么?残雪根本不在乎

错过诺贝尔奖算什么?残雪根本不在乎!

发布日期:2019-11-14 21:29:03 查看次数: 2822 

核心提示: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终于宣布了。残雪几乎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然而,残雪的作品中也有类似的意象。她被认为是中国先锋文学的代表人物。仅从残雪的写作风格来看,先锋文学在当时确实足够前卫,足以反对传统文化,违反既定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终于宣布了。虽然残雪没有获奖,但杨还是想和你谈谈今天提名名单上的残雪奶奶。

在世界上,残雪在当代中国作家中有三部最伟大的作品:翻译最多的作品,外国大学教科书中精选最多的作品,以及众多专门从事她的研究的机构。她也是中国唯一一位被美国大学列入教科书的作家(今年,她也超越村上春树进入诺贝尔奖候选名单,并为村上春树感到又一年的遗憾)。

我相信在过去的两天里,每个人都听说过很多关于这位祖母的事情。她六十多岁时有一双白雪覆盖的身体。事实上,她内心的精神世界可能在二三十岁。她作品中展现出的野性和旺盛的生命力让绵羊不得不把安利带给每个人!

残雪、白雪和脏雪的共生

残雪,原名邓晓华,曾向公众解释,“残雪有两层含义,一层是高山上一尘不染的白雪,另一层是春天已经来临,仍然被人们践踏,压力很大。”

邓晓华20世纪50年代出生于长沙(从文化和地理角度来看,长沙属于楚巫文化圈:“楚有江汉、四川和泽山之饶...相信女巫和鬼魂,崇拜不道德。”韩曙。地理)。从小,她就和祖母住在一起。残雪几乎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她从小学辍学)。

同时,楚巫文化作为一种无意识,潜移默化地渗透到残雪的创作中。

在楚国流行的神话故事中,“巫山女神”是姚姬,她没有结婚,而是去世了。她冲破道德准则的束缚,主动与楚王发生性关系,演绎了一个流传多年的浪漫故事。

然而,残雪的作品中也有类似的意象。

在《新世纪的爱情故事》中,女性大多是来自仪器厂和纺织厂的性工作者。他们遵从内心的命令,不关注性关系中的物质需求,而是追求爱的终极自由。在武乡街,徐女士是个特立独行的人。白天,她和丈夫从事油炸花生和蚕豆的生意。晚上,她从事一项秘密工作,即“解除人们的烦恼和无聊,或者恶作剧一次”

这些形象与《巫山神女》有着相似的特征,都有积极的性态度,但他们的性欲不是功利的或占有的。

他们积极追求爱情却忽视功利的真实气质与“巫山女神”一脉相承,都是属于精神世界的超世俗女性。

小学毕业后,残雪一直呆在家里,直到1970年进入一家街道工厂。

在街头工厂,她担任米勒、装配工和车床工人。1978年结婚后,她自学成为农村的木匠。两年后,她退出了街头工厂,和丈夫开了一家裁缝店。在那些日子里,使用她的普通简历几乎是很常见的。

然而,在与世俗世界的斗争中,一种沉睡在她体内的精神终于爆发了。她于1985年1月首次出版她的小说,并于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她被认为是中国先锋文学的代表人物。

在旧白云(Old White Clouds)中,像“月光就像铺在地上的一条砾石布”这样具有前卫特征的词语,花香更加浑浊,让人想起下水道的水,当闻到它时让人昏昏欲睡。与对美丽事物的正常固有印象相反,审美主体暴露在赤裸裸的感官刺激之下。

仅从残雪的写作风格来看,先锋文学在当时确实足够前卫,足以反对传统文化,违反既定的创作规则,这就是“先锋”的艺术特征。

要知道,当时,我国的大部分文学环境仍然被晦涩难懂的诗歌所主宰。人们仍然喜欢从文学作品中获得直接的共鸣和情感宣泄,例如,“啊!我爱你!我母亲”。

然而,20世纪70、80年代后,西方各种流派的现代主义作品走向中国,先锋小说彻底颠覆了每个人原本适应的逐步横向阅读体验。

就像莫言的作品一样,在一定程度上,他们仍然保留着当时所学语言的生动性、跳跃性和随意性,在泥沙一起流动的九天之后,银河的血液开始流淌。

"奶奶背上有两个翻边弹孔,一股新鲜高粱白酒的味道从孔中喷涌而出。"

"枪穿过奶奶高贵的乳房,露出微红的细胞组织。"

《红高粱》中如此直白的一句话带来了非常强烈的影响。它不能被抵抗或挣扎。它只能和作者一起拖。

就像,在你看了太多某个声音的又短又快的视频后,很难再适应看悬疑科幻电影了。

文学界实际上类似于娱乐圈。当一个流派出现时,有些人会昙花一现,有些人会坚持下去,大多数人会在后期或多或少地改变。

在20世纪80年代后崛起的一批“现代主义”和“先锋作家”中,就连余华这样的作家也摆脱不了依赖传统现实主义的必要性,远离西方现代主义。

然而,这些人就像一支庞大的军队一样,在“先锋作家”的时髦标签下走了很长的路。

脱离先锋部队的个体经营者。

直到今天,残雪已经离开军队,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处于先锋文学力量的人们已经回到现实。

此时,残雪仍在不断深入生活的核心,积极分析自己。

后来,残雪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我们当时的作品,包括我自己的一两件早期作品,明显有缺陷。因为我们缺乏创造的意识。这种意识在中国传统文学中是空白的。”

近年来,她更喜欢将自己的创作命名为“新实验文学”,并一再表示,她的文学是供人们看到的,并将最终成为未来文学的主流(但现在看来,她的定位相当准确)。

事实上,“残雪”这个笔名已经透露了她70%的世界观。大部分的雪已经融化了,但是只有一点点白色不打算融化。

顾勇的CX也许不合适,或者夹杂着个人英雄主义。看着当时的尴尬局面,一切都是上天的礼物。

谈到残雪的“新实验文学”,一定要提到卡夫卡,他常被称为“中国的卡夫卡”,卡夫卡也是残雪的偶像。

当然,残雪也说她相信自己能超越卡夫卡。

卡夫卡的作品大多使用扭曲荒谬的形象和象征性直觉来展示被敌对社会环境包围的孤立绝望的个体。

这种写作能让读者直接感受到即将到来的黑暗、孤独和压迫。然而,由于形象的怪诞扭曲,它并没有让人感到太压抑,而是有一种秘密的滥用。

然而,卡夫卡的大部分作品还没有完成,他用自己的笔建造的世界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填充。

残雪的哥哥邓晓芒曾经谈到残雪和卡夫卡。他认为卡夫卡对残雪的影响给残雪以精神食粮。

“残雪在卡夫卡的地方发现了“开胃食品”,但这种食品不能停止饥饿,相反,它可以刺激更强烈的饥饿,因为这种精神食品无非是饥饿本身。”

与“教人钓鱼不如教人钓鱼”相似,卡夫卡的饥饿艺术是一种诉求,残雪的解读是一种回应:残雪“完成”了卡夫卡的作品,甚至达到了更高的水平。

然而,我哥哥这样描述我妹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是她自己的(但事实证明,邓晓芒的观点更客观)。

正是残雪对卡夫卡渴望艺术的诉求的回应,使得她的作品呈现出无人能模仿和超越的局面。

地下野蛮生长的自我拯救

残雪热爱跑步,已经创造了30多年。她已经坚持跑步30多年了。“我所有的作品都在‘奔跑’。身体运动得越多,潜意识就越活跃,也就越有创造力。”

她和其他作家的不同之处在于,别人的写作首先是概念,而她做的恰恰相反。她所做的是先意识后观念,这也是残雪的创新。

放弃想法是她写作纯洁的问题。只有当她放弃想法时,纯洁才能实现。这就是人们应该如何首先回到原点去思考自己的问题。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用残雪自己的话说:

“人们的潜意识或灵魂绝不是一个混乱和不规则的世界。进入那里后,读者会突然意识到真正混乱和不真实的其实是外面的广阔世界。也许只有人们潜意识中不熟悉的真相,那就是沉默、牢不可破和冷漠的东西。进入并探索的人起初常常感到困惑,不知道在困惑中该做什么。然而,这只是最初的感觉。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世界的轮廓就会逐渐出现在我们的脑海里。那是会发光的轮廓。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知识已经获得。这是一个无限长的过程。每一步都像从头开始。目的地永远不会被看见。如果你因为疲劳而停下来,世界的轮廓会立即消失在你的脑海中,你会被周围的黑暗所吞没。区分这类作品和那些有思想的作品的最好方法是看是否有可能从一开始就一劳永逸地掌握这些作品。那些可以掌握的不是潜意识创造的,而是理性的想法创造的。潜意识创造的文学为人类理解开辟了一个无限丰富的新领域。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绝对无法取代这一领域的探索。”

简而言之,这一长句是残雪写作的目的是从潜意识而不是从人类现有的精神成就中重新理解世界,这也与她在创作上的主动性相吻合。

残雪没有停留在意识层面,而是写了更多关于人的潜意识的东西。她的小说没有拙劣的模仿或肤浅的炫耀。一切都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真实。

当阅读后概念完成时,诵读困难症就会相应地出现。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说残雪的作品难以理解的原因。阅读过程中不会出现问题。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篇文章表达了什么?

但是残雪说应该这样写:“我迷迷糊糊的辗转反侧,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这只是最初的感觉。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世界的轮廓就会逐渐出现在我们的脑海里。这就是会发光的轮廓。”

嗯,可能还是有点难以理解。比如说,绵羊,在阅读的开始,每个人的困惑来自作者描绘和构建的未知世界。但最终,读者和作者一起看到了场景的所有细节,整个世界将呈现在我们眼前。

想象的过程是残雪用读者的潜意识建构世界的过程。只有反复阅读,这些独立的动作场景才能在脑海中拼凑起来,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世界。

残雪依靠她天生的气质投资超现实主义,而她笔下的人不再有理性规范下的言语和行为。

她揭开文明人的面纱,彻底描述了人们在非理性聚会下表现出来的丑陋、卑鄙和缺陷。作家史叔清曾经这样描述:“残雪的小说世界绝不是正常人的思维和秩序。”

这种独特的写作风格使残雪的作品更有价值。当所有杰出的作家扎根于大地,向天空生长时,只有她继续深入地下。

在她的小说世界里,也许恐惧是核心。

读者在阅读作品时,会感到黑暗、恶心甚至恶心,而残雪小说中的人物会感到恐惧,这种恐惧弥漫在残雪小说中,充满神秘和黑暗。

残雪在表现对侵犯和否定的恐惧的同时,也描述了人物对恐惧的反抗和逃避。无论是姜水·英不能走出笼子(黄泥杰),徐如华把自己囚禁在一个有铁栅栏的小房间里,以防止别人入侵(古老的浮云),还是“我”呆在一个有盖子的大木箱里(我在那个世界上做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帮助,也无法获得心中想要的安全感。

残雪哲学——恶与美

总的来说,残雪能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人们普遍发现,走上美的道路的作家一般都是来自野外的背景,写作不会有规章制度的书生气)。

残雪曾经说过,她的作品“充满了明亮的光芒”,“激发我创作的是美丽的南方太阳”。正是因为心中有光,黑暗才变成黑暗。”

与卡夫卡对痛苦和邪恶的强烈承诺相比,残雪的作品揭示了更多积极和自觉的内在驱动力,用怀疑和胁迫来审视我们的生活。

虽然“恶”是残雪小说中永恒的主题,但真正表达对“善”的向往和渴望的是对恶的正视和剖析。

残雪认为,最好的文学必须有哲学的境界,最好的哲学必须有文学的底蕴。阅读文学作品给我们带来身体的敏感性,而哲学给我们带来严格的逻辑。

(青年残雪)

此时,残雪不仅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哲学家,残雪的美学观和自然观也启迪了人们。

美是人与自然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进行的交流。美学是人类的最高本能。它也是使人性向完美发展的基本活动。正因为如此,人和动物被区分开来。

审美机制是人性的机制,也是人们认识自身和自然的机制。它也是使人们生活经历中最基本的部分得以实现的机制。

新的审美活动具有超越性。

残雪写的是邪恶,但充满阳光和积极。残雪写欲望,但它让人觉得无限美丽。她没有时间向世界上的读者解释,只能一个接一个地留下问题。

什么是“深刻”?

“就像我一样,我想有极致的内心冲突和极致的灵魂冲突。经历了这么多不幸之后,我仍然看到人性的希望。”

残雪描述的世界荒谬、虚无、真实。只有当她进入作品时,她才能从黑暗的地下找到无尽成长的源泉。这种脱离现实、引领时代的文学是真正的先锋文学。

虽然残雪奶奶这次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她旺盛的生命力和对太阳积极的内在驱动力会让人感受到无限的青春张力。

辽宁11选5投注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时时乐 广东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