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数字金融监管的术与道

数字金融监管的术与道!

发布日期:2019-10-30 12:55:11 查看次数: 3959 

核心提示: 而数字金融的高速发展,更是让这种监管理念遇到瓶颈。这一理念显然对于数字金融监管也行之有效。对于当前数字金融领域日益数据化、自动化、高速化的金融活动,传统监管资源投入和资金支持显然会趋于无穷大,陷入极端

数字金融的蓬勃发展不仅给公众参与现代金融活动带来了诸多便利,也给监管者带来了诸多挑战。金融监管的主体和客体、方法和手段、有效性和评价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迫切需要新的监管理念、模式和工具来改进现有系统。

首先,传统的金融监管是基于制度监管的概念,监管的主体和对象都是个人或机构。虽然由此形成的分业监管模式在金融发展初期具有有效的风险隔离效果,但也导致了影子银行的盛行和监管套利的猖獗,并逐渐被各国所审查和摒弃。

混合经营的趋势是这一概念受到批评的基本背景。机构监管要求的分业经营模式不利于各种金融服务的协同效应和规模效应,阻碍了金融创新。然而,数字金融的快速发展使得这种监管理念遭遇瓶颈。从事数字金融的主要机构是各类金融科技企业,超出了传统机构的监管范围,造成监管真空。

与此同时,监管者不再面对活着的个人,而是各种能够独立决策的高度智能的机器和算法。目前,人工智能已经渗透到金融业务的各个方面,取代人力资源承担更多的操作和决策职能,导致监管对象的法律地位模糊不清。

近年来,主流国家逐渐向职能监督和行为监督的新概念转变,监督方式也从监督人转变为管家。它的主要观点是物质比形式更重要。它对各种金融活动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并从职能和行为两个方面界定了监管主体,使其权责明确,有效干预监管。

这一概念对于数字金融监管显然是有效的。金融科技企业只从事技术支持业务的,可以免于金融监管,但要加强对真正参与金融活动的其他金融机构的监管,对合作方式进行实质性限制。但是,如果金融科技企业实际上以科技的名义参与金融活动,可以运用相关的监管原则对其行为和职能采取强制措施。

第二,我国仍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我们经常采取先发展后监管的监管模式来应对新的金融业务。结果,我们经常陷入“放手就是混乱”和“放手就是死亡”的两难境地。这是由于中国近年来转向放松管制和后监管,但仅仅将其应用于数字金融领域有点不合适。

涉及金融科学和技术的金融服务通常以高风险和广泛的利益相关者为特征。一旦早期忽视管理,后期积累的风险和补救的难度将远远超出预期。监督沙盘模型可能是更有效的监督模型,可以有效地处理创新业务的评价。它将金融科技创新业务锁定在可控范围内,建设数字金融实验室,进行小规模真实环境测试,结果得到检验后,再推广。

第三,传统的金融监管往往忽视引进先进技术,过于注重人力资源和行政法律资源的投入。对于数字金融领域越来越以数据为基础、自动化和高速化的金融活动,传统监管资源和金融支持的投资将明显趋向于无限,并陷入极其被动的境地。

然而,监管技术充分调动了与时俱进的尖端数字技术资源,并利用技术对金融科技进行监管,从而有效解决了数字金融监管中的资源投入问题,成为数字金融领域的电子警察,或者弥补了相关缺陷。

链接:智能金融研究所

智能金融研究所是由2018年1月18日在上海成立的上海拍卖贷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纽约证券交易所:ppdf)发起的专业研究机构。智能金融研究所旨在服务于整个行业和整个社会,通过技术授权使金融服务朝着更加智能的方向发展。通过技术支持监管,整个行业将朝着更智能、更高效、更全面、更安全的方向发展。自成立以来,智能金融研究所一直专注于金融科技、金融政策和产业发展领域。它有四个研究中心,即人工智能、区块链、金融云和大数据。凭借雄厚的技术实力和贷款实践经验,深入探索先进技术。它定期与业界领先的学者、大学和机构一起发布研究报告,为政府、企业和第三方提供定制的研究和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