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药明康德:千亿巨头还是千夫所指?

药明康德:千亿巨头还是千夫所指?!

发布日期:2019-10-17 00:20:13 查看次数: 3076 

核心提示: 开盘当日,药明康德股票涨幅超过40%,总市值逾10亿美元,这一现象直接引发纽交所新一轮的“中概股”投资潮。根据天眼查收录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30日,药明康德公开投资事件多达34起。而业绩并表方面,20

姚明·康德再次被镁光灯照亮。然而,与去年在上海和香港高调上市不同,目前的药物明康德正面临来自二级市场的许多批评:疯狂的现金兑现、割韭菜。

事实上,这并不是康德第一次因为股票市场的发展而受到如此关注。2007年,作为中国医学cro领域的先驱之一,闵行在成立仅7年后就完成了在美国的上市。首日,姚明·康德的股票上涨40%以上,总市值超过10亿美元。这一现象直接引发了纽约证券交易所新一轮“中国股票”投资。

然而,上市后,姚明·康德先后推出医疗器械、生物制剂等临床前cro服务,然后收购上下游产业,打造R&D服务生态系统。然而,在高度分化的美国制药市场,这种几乎完全产业链扩张的趋势不太可能受到欢迎。八年来,制药商康德的市值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在大规模战略投资计划宣布后,股价下跌了20%。

2015年12月,失望的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以33亿美元退出纽约证券交易所,最终在2018年实现a股+h股的双重上市,并迅速冲进“1000亿大亨”的梯队。然而,随着对股票出售限制的解除,大股东已经宣布减持股份,这无疑给康德的“王者归来”蒙上了阴影。

退出上市一直是投资者无法回避的话题。然而,在当前中国股市的背景下,“连续提价-解禁-减持”的周期对两个市场都非常敏感。另一方面,在降价背后,这是否意味着姚明·康德的核心业务并不像预期的那样?

在医学明康德创立之前,在美国学习的李戈和他的导师一起度过了我们一生中的“淘金”时光。凭借两人共同发明的能发现多种药物前体化合物的“标记组合化学技术”,李哥成功获得风险投资,并成立了一家名为药典的组合化学公司,该公司于199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0年,看到中药市场的崛起,李戈决定回到中国,致力于新药的开发,这是医学明康德的出发点。然而,由于技术和人才的差距,研发之路并不容易。李戈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cro作为发展模式。

简单来说,cro是一种贯穿医疗外包服务的组织形式。由于药物研发周期长、成本高、风险高,创新型药物公司通常选择将部分研发工作外包给特殊的第三方企业。

但也许在康德决定“曲线救国”的同时,他已经为工业扩张奠定了基础。

然而,淮南的橙是橙,淮北的枳是枳,医药行业也是如此。经历了美国股市的“不受欢迎”后,李戈带着医学明康德的“生态圈”梦想,走上了“一分为三”的回归之路。

2015年4月,康德制药的全资子公司何权制药上市,市值一度超过200亿元。在定位方面,何权制药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小分子创新药物的研发和生产,而另一家专注于生物制剂部分业务的附属企业姚明生物(Biology)将于2017年6月登陆香港交易所。2018年,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完成回归中国,先后在a股和h股上市,扭转了美国股市不尽人意的局面。

从某种角度来看,“一拆三拆”背后是康德服务生态的一个缩影。根据天眼收集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30日,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的公共投资事件多达34起。综合业绩方面,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影响康德制药净利润10%以上的子公司总数达到6家。

李格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回归后,将更有利于姚明·康德投资平台的建设,从而把握新兴的发展机遇。从业务范围来看,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涵盖了药物发现、临床前开发、临床研究和商业生产等上下游环节,服务平台生态初步出现。

(药品康德的商业报道,摘自其2018年年度报告)

然而,这种布局也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冷遇。“作为甲方,制药公司关注的是cro企业的服务质量,而不是他们的生态圈。新药研发涉及许多环节,药品公司需要在每个细分阶段与cro公司进行沟通,因此服务生态没有多大意义。”与制药商康德合作过的一家制药公司的研发负责人表示,“即使平台具有很强的综合能力,药物开发也不是着眼于整体优势,而是寻找每个环节的最佳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来看)由于平台的综合能力,它的短板不会被填满。”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基于平台的(制药cro企业)优势可能在于服务项目的包装,从而提高议价能力。”然而,另一方也表示担心,如果服务范围太广,cro和R&D都可能涉及知识产权风险。

经过50天的雷击和上市,该公司连续16个交易板块出局,市值一度超过1400亿元——2018年,成为姚明·康德的一个亮点。这样的成绩单放在a股市场上,很少有其他同行能与之媲美,更不用说7个月后,这个“暴发户”去了香港重新上市并建立了a股+h股模式。

在统一后发表的第一份年报中,姚明·康德的成就也相当显著。2018年,公司收入达到96.14亿元,同比增长23.8%。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2.61亿元,同比增长84.22%。这主要是由于1,400多名新客户,而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康德制药公司有3,500多名活跃客户。

然而,在看似稳定的“尖子生”背后,姚明·康德也面临着几个隐藏的担忧。首先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增长放缓。2017年上半年,姚明康德扣除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为6.25亿元,同比增长32.30%。仅一年后,尽管扣除非主营业务后的净利润仍在上升,但从底部可以看出16.90%的增长率,这表明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的主营业务业绩正逐渐被非主营业务所扰乱。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基于平台的战略布局。2018年,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入股a股后,他扭转乾坤,投资30亿元进行财务管理。此外,在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同年9月公布的港股招股说明书中,仍有一些未完成的投资目标,涉及治疗、分子诊断学、医疗器械等各个方面的发展。由于这些投资的持股比例较低,姚明·康德在管理和经营上可能没有太多发言权,但他有被这些投资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风险。

另一方面,作为核心行业之一,招商银行cro业务的毛利率趋势也令人担忧。尽管毛利率在过去4年相对稳定,但自2017年以来一直有小幅下降的压力。与同龄人相比,这一水平远没有很多优势。

今年上半年,姚明·康德主营业务毛利率为38.79%,同比下降1.29个百分点。"一般来说,小额信贷行业的毛利率不低,正常水平保持在40%-60%之间."业内人士表示,毛利率越高,代表企业的议价能力越强,而姚明康德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目前面临的挑战。

至于对人才激励和业务规模扩张导致毛利下降的解释,另一位行业官员补充道:“这当然是一个因素,但不能不承认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正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如果我们不能靠服务质量取胜,那么这个行业将回到过去的“价格战”。"

在大幅降价的压力下,医药光明康德的股价非但没有下跌,反而上涨了。然而,二级市场更愿意将这些视为“剪韭菜”的前奏。业内人士指出,大股东的减少也可能是基于康德的业绩已经进入瓶颈期的考虑。2019年上半年,姚明康德收入增长33.68%,净利润下降16.91%。

从水平上看,根据医药咨询公司igeahub发布的“2018年世界十大合同研究组织”,姚明·康德的全球排名上升至第9位。然而,就市场份额而言,姚明·康德只有2.02%。“可以说伊曼纽尔·康德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相当于第二梯队的前列。”一位知情人士评论道。

Igeahub预测,未来五年,全球医疗cro市场预计将以7.6%的复合年增长率快速增长,到2023年达到563.4亿美元。

这样,姚明康德似乎不得不把他的重量放在身后,以便“赢得未来”。但是如何解决平台战略所面临的不确定性和整合压力,至少目前,姚明·康德仍然忧心忡忡。

扩大数量采购范围:“冰与火”下的企业博弈与产业转型

中国制药企业攻击

采访微核心生物卢先平,从0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