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王怀南直播澄清宝宝树股谣言:"隔壁老王"没出走

王怀南直播澄清宝宝树股谣言:"隔壁老王"没出走!

发布日期:2019-11-02 10:01:51 查看次数: 310 

核心提示: 9月26日,宝宝树创始人、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王怀南以“网红”身份出现在微博直播间,以直播形式来澄清近日宝宝树集团大批量裁员、创始人出走谣言。王怀南在直播中把王怀南“逼到”做直播澄清的,是从9月中旬开始传

9月26日,宝宝树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淮南以“网红”的身份出现在微博工作室,在直播中澄清了宝树集团(01761.hk)大规模裁员和创始人离职的传言。

“隔壁的老王”没有逃跑!王淮南打趣道:“这是我第一次现场直播,在设备、流畅和流畅方面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王淮南正在直播

王淮南被迫进行现场直播,澄清自9月中旬以来广为流传的鲍包书裁员计划和创始人抛售股票的消息。

9月17日,媒体报道称,王淮南“出走”,想担任美国雾化电子烟公司juul China的首席执行官。有传言称,王淮南和妻子唐昱甚至放弃了价值8.74亿港元的约2000万股股票。

23日,媒体继续报道鲍宝树解雇了近30%的员工,其中包括50%的技术团队和30%的内容运营团队。

根据6月份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宝宝宝树2018年有845名全职员工,其中大部分在中国工作,主要在北京和上海,其余在宁波、武汉、厦门和杭州。

27日,《时代周刊》记者要求宝宝宝树在北京、上海、广州、厦门、武汉和杭州的分店进行确认。后者都用“不清楚”和“没有通知”的语气回答。

针对传言,王淮南在直播中表示,宝宝树创业团队和核心团队上市后,无论股价好坏,都没有人逃离,也没有人离开。

“我不能放弃那棵珍贵的树。这是我的宝贝,也是我的主战场。”在直播中,王淮南不断强调三个“最重要”。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ir董事也出现在直播中,澄清王淮南自宝宝宝树上市以来没有卖出任何股票。

宝宝树董事ir澄清直播中的股权出售

“12年的创业不是负担,而是巨大的成就。”王淮南在直播中叹了口气。

然而,这一毫无根据的消息并非偶然。鲍宝树12年的职业生涯确实留下了许多有待解决的困难。正如王淮南自己所说,“母亲和孩子是一个长期的战场”,“今天我们不是在春天,也许是在冬天。”

广告收入占87.9%

“目前,鲍宝树的业务并没有蓬勃发展。几年前,我以为鲍宝树的电子商务业务将是公司未来的顶级业务,但现在其电子商务业务的价值正在缩水。该公司已经回到了以信息和广告为主导的平台。”互联网观察员、快速通道研究所前所长丁道师告诉《时代周刊》。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宝树的电子商务业务从去年上半年的22.22%下降到今年上半年的8.1%,广告业务从73.16%上升到87.9%,分别占1950万元和2.11亿元,总收入仅为2.4亿元。

9月26日,《时代周刊》的记者登陆宝宝宝树应用。平台上到处都可以找到与怀孕相关的文章。然而,每篇文章中不乏一两个广告。一些网民开玩笑说,“不要暗示我花钱,我只是想学习”。然而,宝树的应用页面底部有两个标志:商城和特殊标志。这是去包书电子商务购物平台的路。

同一天,宝宝树客服人员向《时代周刊》记者介绍,宝树应用上有两个购物平台。一是包宝树自己销售的产品,即专门设计的,二是与天猫商家的合作。产品都在商场渠道。

此外,在微信平台上,消费者可以通过两个公开号码购买公司特有的产品:宝宝树新零售和宝树美屯。前者是普通的网上购物,而后者更多的是集体购物和即时杀戮的形式。这四个购物渠道将对不同的产品做出不同的让步。

多角度切入和优惠措施的增加并没有提高宝树电子商务的绩效。广告收入的高比例意味着一旦广告商剥离宝宝宝树,后者的业绩将面临巨大挑战。

“保宝树平台和社会创新的步伐跟不上行业的步伐有点晚。”互联网观察员、快速通道研究所前所长丁道师告诉《泰晤士周刊》,该公司最初是母婴生态的创始人,起点非常高。然而,广告的比例似乎仍然很高,资本市场也没有很好地了解这个故事。

来自河南省的苗女士今年31岁,家里有一个1岁的孩子。她是包书的忠实用户。从怀孕到婴儿出生,她总是查阅包书应用体验文章。9月26日,苗女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我已经将近半年没有打开这个应用了。有越来越多的广告。阅读平台上的文章让我非常不耐烦。”

在宝宝宝树的众多用户中,苗女士就是一个缩影。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数据,宝宝宝树的用户数量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宝宝宝树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几乎减半,至8950万,而去年同期为1.772亿。

然而,在9月26日的直播中,王淮南仍然表示,鲍宝树每月的生活费超过1亿元,“交通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名片”

清算困境

“没有什么比我口袋里的现金更重要了。该公司的现金流为26亿元人民币,这给了我们相当大的勇气继续前进,”王淮南在直播中透露。

事实上,保宝树的确受到资本的青睐,但现金流是第一个问题。

宝宝宝树成立于2007年,是一个面向年轻家庭的在线母婴社区平台。目前包括旗舰平台“宝宝树怀孕”、社交记录媒体、幼儿教育内容和工具在线平台“厚光”、母婴产品电子商务平台“美屯妈妈”。

宝宝树成为母婴平台的领导者后,成功吸引了投资者的注意力。据方正证券研究所统计,在其成立的前七年,豪富教育集团(HaofutureEducation Group)等投资者在公司运营中投资近4000万美元。

2015年,将引入聚美精品(Jumei Premium Products)等战略投资者,收购跨境电子商务基因,进一步拓展其流动优势,重塑母子电子商务模式。

次年,复星率先投资宝宝树,其他战略投资者也纷纷效仿,投资额高达30亿元。宝宝宝树利用复星的医疗卫生资源,建立了在线知识支付+医疗服务业务。

两年后,鲍宝树和复星联合宣布成立鲍宝树复星母婴产业基金,为中国年轻家庭建立健康服务体系。今年8月底,复星再次增持包书2915.9万股,成为该公司最大股东。

2018年5月,阿里巴巴宣布将持有2.14亿美元的股份。随后,将与阿里巴巴在电子商务、广告、c2m、知识支付等潜在业务领域展开深入合作,推动宝宝宝树上市。

同年11月27日,宝树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今年3月6日,包书股市表现抢眼,股价为8港元,市值超过135亿港元。

在外面的世界里,宝宝宝树的表现似乎很好,但却开始崩溃。

2019年半年度报告披露,上半年鲍宝树的收入从2018年的4.07亿元减半至2.4亿元,期间净亏损9834.2万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9799.5万元。股价也暴跌至2.24港元,市值蒸发近100亿港元。

对此,鲍宝树在半年度报告中解释称,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中国宏观经济低迷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导致的主要广告主预算削减、电子商务系统开发的技术复杂性高于预期以及知识支付业务的战略转型,直接导致广告收入、电子商务收入和知识支付收入的下降。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宝宝宝树的表现一直在放缓。

根据招股说明书和财务报告,公司2016-2018年的收入从5.09亿元增加到7.6亿元,但增长率一直在下降,分别为154.9%、43.1%和4.2%。

净利润方面,2016年净利润为44.4亿元,次年增长约100亿元,至155.1亿元。增长率在2018年有所下降,增长不到50亿元,达到201.2亿元。

丁道师告诉《泰晤士报周刊》记者,宝宝宝树遭遇经济下行压力,缺乏自我管理和管理策略制定,母婴市场拥挤,导致业绩放缓,最终亏损。此外,运营问题暴露后,投资者对宝宝宝树的信心明显不足,继续增持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未来,宝宝宝树将继续专注于专业和服务,以确保产品质量,赢得消费者信任。它将朝着积极、良性和循环的方向发展,净化母婴市场,提高用户接受度和粘度。”根据丁道师的说法。

编辑/阎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