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红塔证券700亿市值虚胖?评级下降年内IPO保荐零上会

红塔证券700亿市值虚胖?评级下降年内IPO保荐零上会!

发布日期:2019-11-03 08:20:36 查看次数: 3118 

核心提示: 8月28日晚,红塔证券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截至昨日收盘,《红塔证券新闻》为18.91元,总市值为687.08亿元。截至2019年6月底,红塔证券总资产371.8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35.79%

8月28日晚,红塔证券(601236.sh)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今年上半年,红塔证券实现营业收入7.53亿元,同比增长79.40%。母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92亿元,同比增长251.92%。除去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2.92亿元,同比增长256.14%。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为-23.8亿元,去年同期为-41.99亿元。

2019年7月5日,红塔证券以每股3.46元的发行价格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截至昨日收盘,《红塔证券新闻》为18.91元,总市值为687.08亿元。

截至2019年6月底,红塔证券总资产371.8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35.79%。负债总额241.18亿元,比上年末增长52.20%。资产负债率为61.30%,比上年末上升12.87%。

虽然红塔证券(Hongta Securities)的表现在今年上半年大幅上升,但很难掩盖投资银行的弱点。2019年上半年,红塔证券的主要业务类别包括证券经纪业务、资产管理业务、期货经纪业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和基金管理业务,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投资银行和信贷交易业务的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

报告期内,红塔证券证券经纪业务营业收入9633.52万元,同比增长30.52%,营业利润率同比增长23.38%。证券投资业务营业收入5.15亿元。资产管理业务营业收入888.9万元,同比增长72.17%,营业利润率同比下降5.46个百分点。投资银行业务营业收入664.1万元,同比下降78.93%,营业利润率同比下降228.0%。信贷交易业务营业收入2.1亿元,同比下降3.70%,营业利润率同比上升19.70%。期货经纪业务营业收入3022.8万元,同比增长16.68%,营业利润率同比下降6.08%。私募投资基金业务营业收入1627.1万元,同比增长172.90%,营业利润率同比增长225.90%。基金管理业务营业收入5958.19万元,同比增长0.36%,营业利润率同比增长1.50个百分点。

在投资银行方面,2019年上半年,红塔证券成功发行了abs城市供热和配股债券(可交换债券和可转换债券)项目;与此同时,主办或联合承销的ipo项目已在主板和科学板新宣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今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保荐公司a股或召开科学董事会。

今年上半年,红塔证券遭受信用减值损失-182.12万元。其中筹集到197,600元。购买和转售的金融资产为-307.22万元。

红塔证券前10名股东中,第六大股东昆明工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承诺出资2.25亿股。

截至2019年6月30日,红塔证券应付工资为5.46亿元,去年同期为4.69亿元。

2019年上半年,红塔证券向员工支付了1.84亿元现金,高于去年同期的1.51亿元。

报告期内,红塔证券及其子公司共涉及2起诉讼,总本金1.3亿元。其中,红塔证券涉及股票质押诉讼,涉及本金1.2亿元。

第一起案件涉及公司与郭洪宝、金元的债务纠纷,涉及本金1.2亿元。2016年7月,郭洪宝与公司签署了股票质押回购交易协议。郭洪宝以简锐和能股份提供1.2亿元质押担保融资。2018年4月,健瑞沃发生债务危机,股价持续下跌。该股权质押项目的履约担保比例低于交易最低限额的155%。公司已发出多份通知,要求郭宏宝按照股权质押协议约定回购股份,返还融资金额1.2亿元本金及利息,但郭宏宝未能履行回购义务。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28日发出受理此案的通知。2018年5月15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决,冻结郭洪宝持有的3363.9万股股份。2018年10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责令郭洪宝及其配偶金元支付全部融资本金1.2亿元及相应的利息和违约金,并责令原告红塔证券在上述债权范围内优先赔偿以被告郭洪宝名义质押的3363.96万股回购股票。郭洪宝和金远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因为他们不接受一审判决。最高法律于2019年4月8日提交。在两名上诉人未能按时支付诉讼费后,最高法律于2019年4月12日做出民事裁决,裁定两名上诉人将自动撤回诉讼。一审裁决自裁决送达之日起生效。该案件现已结案,公司将继续实施程序。

第二起案件是郑弘立德诉豫园大同,涉案本金1000万元。2016年2月,红领巾与豫园大通签署了贷款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同意红领巾向豫园大通借款3000万元,为期一年,贷款利率为10%。如豫园大通未能按协议约定偿还贷款,逾期部分还应每年支付14%的违约金。豫园大通的实际控制人孙玉京以其在豫园大通的股权提供质押担保,并自行承担连带责任担保。豫园大通已于2016年11月至12月偿还本金2000万元,利息30万元。剩余贷款的本金和利息尚未偿还。2017年6月,豫园大通与孙玉京向洪正立德发出“关于支付拖欠洪正立德款项的承诺函”,同意还款计划,并承诺豫园大通将北京金都雅联电子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应收洪正立德3075万元的款项质押给洪正立德。此后,双方同意将北京金盾亚联电子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应收款项3075万元变更为华杰元应收款项4303万元。2017年8月4日,双方完成质押登记。此后,豫园大通已偿还部分利息,但未偿还本金及所有相应的利息和违约赔偿金。

2018年1月,红领导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起诉裕元大同、孙玉京和华玉洁元,裕元大同的实际控制人。红领巾要求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下令:豫园大通偿还贷款本金1000万元及利息和违约金,利息和违约金计算至实际支付日;保证人孙玉京对豫园大同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红领巾对孙玉京质押的豫园大通560万股股份和豫园大通质押的花园园应收款项4303万元有优先受偿权。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1月4日发出受理此案的通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尚未对此案做出判决。

红塔证券的子公司作为产品经理,共涉及4起诉讼,总本金20.21亿元。

第一个案例是云中3号,总本金5.8亿元。2016年8月,红塔资产管理公司受资产负责人华融广东分公司委托,制定了“红塔资产云三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委托金额为5.8亿元,用于通过中国商业银行深圳分行向叶开贸易发放委托贷款。委托贷款期限为36个月,自2016年8月8日至2019年8月30日。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代表客户与招商银行深圳分行及债务人叶开贸易签订委托贷款合同及补充合同,并与叶开贸易、广东天津、黄金广、黄斌、黄龙根签订存款质押协议。上述担保主体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债务人叶开贸易公司未能按合同约定偿还本金和利息,导致债务违约。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0日受理此案,并于2019年6月13日举行听证会。

第二个案例是云41,总本金7.9亿元。2017年5月4日,红塔资产管理公司受杭州王巩委托,在红塔资产云中设立“4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根据客户的投资指示,7.9亿元的委托资金将用于购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持有的“云4”计划股份,杭州王巩通过“云41”持有“云4”计划股份。红塔资产管理公司是上述两项特殊资产管理计划的经理。2017年6月2日,中安孝的收盘价为14.94元/股,低于转让合同规定的14.97元/股清算线。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于当日向债务人发出追加质押股票或保证金通知(Notice of Additional质押股票或保证金),敦促债务人按照合同规定追加质押股票,或追加保证金,或提前回购标的股票的收益权。鉴于债务人在多次催收后,尚未增加股票质押或保证金或提前回购标的股票的权利,也未清偿上述未偿股票收益和相应的违约赔偿金,构成重大违约。

2019年3月2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裁定众恒汇智和智诚信息将立即支付股票收益、逾期收益和违约金。其他相关方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019年4月10日,原审被告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日受理该案。

第三个案例是展恒一号,总本金6.45亿元。2015年11月,根据投资顾问的指示,红塔资产管理(戴展恒1号)与佛山中集及其股东陈利浩、陈绍权、陈钱莹签订增资协议,同意红塔资产管理(戴展恒1号)向佛山中集出资6.45亿元;佛山中集将其持有的OPZN有限流通股3300万股(股票代码:002711)转让给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代展恒1号);陈利浩、陈绍权、陈钱莹将于未来以约定的回购价格回购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代表展恒一号)在佛山中集持有的股份。2018年8月,红塔资产管理(代展衡一号)与佛山中集、陈利浩、陈钱莹签署回购协议。根据协议,佛山中基、陈利浩、陈钱莹将于2018年11月4日前一次性全额向红塔资产管理公司(戴展恒1号)支付相应回购金额。回购协议约定的回购价格支付日期已过,佛山中集、陈利浩、陈钱莹拒绝履行回购义务。

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代展衡一号)于2019年2月1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2月25日正式立案受理,要求佛山中集、陈利浩、陈钱莹向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代展衡一号)支付回购价款和违约金;红塔资产管理公司(代展衡一号)优先受偿质押股份拍卖及价格变动所得;被告应当承担诉讼费、保全费、公告费、律师费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被告佛山中集投资有限公司提出管辖异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30日作出裁决,驳回佛山中集投资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的异议。此后,佛山中基投资有限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15日受理该案。

第四个案例是小牛1号,涉及本金600万元。2016年6月,红塔基金代表“红塔红粘土-红云小牛1号-新三板系列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与胡森科技签署股份认购合同。根据合同约定,新发行的胡森科技股份总数不得超过500万股。红塔基金投资600万元,以“红塔红粘土-红云小牛1号-新三板系列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计划基金认购胡森科技新发行的100万股。2016年6月,郭强、才博、胡森科技和红塔基金签署了《股份认购补充协议》。2018年2月27日,红塔基金向郭强和才博发出《关于履行股份回购义务的通知》,书面通知其履行股份回购义务并支付回购价款。2018年6月15日,红塔基金再次向郭强和才博发出“律师函”,要求他们支付股份回购价格,并承担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这两个人拒绝付款。

2018年8月,红塔基金向深圳国际仲裁法院提出仲裁申请,请求裁决:郭强支付红塔基金股份回购及违约金353.22万元;才博支付红塔基金股份回购和违约金353.22万元;郭强和才博支付了18万元的诉讼费、财产保全费、保全担保费和仲裁费。2018年8月,深圳国际仲裁法院发出《关于红塔红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申请仲裁的通知》,确认收到红塔基金提交的仲裁申请文件,并举行选择性听证会。

此外,2019年7月26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显示,红塔证券被评为bbb级。与2018年的a股相比,红塔证券下跌了一个等级。

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条例》,证券公司分为5类11级: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甲、乙、丙三大类中的各级公司都是正常经营的公司,类别和级别的分类只反映了行业内风险管理能力和合规管理水平的相对水平。第四类公司和第五类公司分别是潜在风险可能超过公司承受范围并依法接受风险处置措施的公司。

(责任编辑:李嘉玲)

秒速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