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金贵银业:因实控人占用资金遭戴帽 股东忙减持

金贵银业:因实控人占用资金遭戴帽 股东忙减持!

发布日期:2019-10-17 10:01:47 查看次数: 1148 

核心提示: 10月8日,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由于控股股东曹永贵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且一个月以内无法偿还,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其股票简称由“金贵银业”变更为“st金贵(维权)”,股票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5%。

10月8日,金银行业发布通知称,由于控股股东曹永贵占用资金用于非经营目的,无法在一个月内偿还,该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预警情况,其简称从“金银行业”改为“st金银(权益保护)”。

10月9日,受这一消息影响,圣金桂在复牌当天跌入涨停,收于每股5.21元。

事实上,除了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外,圣金贵的业绩也令人担忧。2019年上半年,其收入较2018年同期下降,净利润由盈余转为赤字。此外,该公司陷入了流动性困境。

内部控制失败,控股股东资金占用

2019年8月30日,圣金贵公布了其2019年半年度报告,通过自查发现公司发现控股股东资金被占用,金额为10.14亿元。资本占用的原因是,由于实际控制人曹永贵质押股份比例高,流动性出现困难,金融证券机构面临集中还贷、补仓、付息的压力,缺乏监管意识最终导致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

圣金贵随后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圣金贵在回复公告中披露,控股股东曹永贵通过上市公司向供应商预付货款达到资金占用的目的,供应商应曹永贵的要求将部分货款转入指定账户。截至2019年6月30日,累计入住金额为10.14亿元,期间日最高入住金额为14.42亿元,涉及6家供应商。

截至8月24日,控股股东曹永贵总资产约60亿元,个人负债约38.8亿元。但质押股份数量为30736767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97.74%,总股本的32%。共有450262880股股票被司法等候名单冻结,超过了上市公司实际持有的股票数量。

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股东与供应商勾结,合伙从上市公司获取资金。现在,虽然此事已经告一段落,水到渠成,但上市公司的其他高级管理人员是否知道资本占用的发生还值得怀疑。公司对供应商的付款公平吗?它是否经过了公司严格的付款审批程序?内部控制系统是无效的还是存在重大缺陷?

事实上,2018年度报告《圣金贵》是由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一份有保留的审计报告,针对的是未经内部决策过程批准的外部担保。具体情况如下:控股股东曹永贵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等内部决策过程批准,私自加盖公司公章,董事会提交的决议未经独立董事签署。这使得上市公司为曹永贵的另一家控股公司锦江房地产的1.6亿元贷款(出资额的92%)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此后,金江的房地产债务违约被债权人起诉至法院,要求金江印规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经协调,锦江房地产于2019年6月还清债务,圣金桂的担保责任也解除。

2019年6月,湖南证监局就非法担保向控股股东曹永贵及相关董事发出警告函。

严格有效的内部控制制度不仅有利于企业的日常管理,也是防止股东和管理层凌驾于公司之上的一道防线。圣金桂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绩效压力债务违约

2014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金银是一家主要从事高纯银生产经营和银深加工的高科技企业。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实现营业收入42.48亿元,同比下降22.55%。净利润——3800万元,同比下降126.06%,由盈余转为赤字;扣除不付款后,母亲净利润为-4200万元,同比下降131.63%。

同时,七大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上半年累计亏损2322.2万元。

从收入结构来看,电解铅业务、其他综合回收产品业务和贸易业务分别下降43.21%、42.85%和31.53%,其中电解铅营业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05亿元下降至-3800万元,其他综合回收产品业务营业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01亿元下降至3500万元。整体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7.69%降至4.99%。

自2019年以来,电解铅价格持续下跌,从1月份的18500元/吨降至16000元/吨左右。根据西南证券的统计,有色金属行业19年来向母公司报告净利润为190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2%。工业金属价格大幅下跌,整体表现疲软。

然而,随着行业繁荣的下滑,圣金贵仍处于流动性困境,并出现了许多债务违约。

根据2019年8月3日的相关公告,圣金桂债务违约金额包括:股权交易、融资租赁、贷款等。截至9月17日,圣金贵共有33个冻结账户,其中包括私募发行股票和债券的专用账户,累计冻结金额为1707万元。

根据财务数据,首先,圣金桂的资本使用成本正在上升。2018年,报告的财务成本增加了44.75%,达到1.62亿元,而2019年,报告的财务成本增加了16.70%,达到1.89亿元。其次,st支付利息的能力正在下降。其利息担保率从2018年上半年的2.96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0.13,低于1。也就是说,税前收益没有支付足够的利息。最后,圣金桂的首都受到严重限制。2019年《中国日报》披露的12.1亿元货币资金都因存款受到限制。

严峻的现金流形势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在此期间,向雇员支付的工资同比增长了99.12%。圣金贵表示,这主要是由于资金紧张导致工资支付延迟。

此外,从债券的角度来看。2014年至2018年,圣金贵共发行了5笔公司债券,其中16年发行2笔,14年、17年和18年发行1笔。目前,债券余额为9.91亿元,其中14笔最突出的债券将于2019年11月3日到期,17笔和18笔债券将分别于2020年和2021年到期。

9月12日,东方金城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将金银行业主体的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bbb,评级前景为负,并将14家金银债券的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bbb。

面对上述困难,圣金贵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湖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获得流动性支持5.24亿元。控股股东曹永贵于2019年5月27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公司持有的5494万股无限流通股转让给湖南财新长勤一号基金合伙(有限合伙)。目前,没有最新进展。

股东们正忙于减持股份。

在上市公司面临内部和外部困难的时候,股东和高级管理层选择减持和套现,这应该是共同克服困难的时候。

据choice Financial Terminal称,今年9月进入后,包括控股股东、董事、副总裁、监事会主席和监事在内的许多股东在成为ST之前减持了股份,共减持868.4万股,总现金流约为5318万元。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