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教育 >未来的教育信息化赛道:新纪元还是乌托邦

未来的教育信息化赛道:新纪元还是乌托邦!

发布日期:2019-10-31 14:40:44 查看次数: 3097 

核心提示: 实际上,这并不是好未来首次入局教育信息化。教育信息化领域,也是华为进军教育的主要发力点。却也引来关于教育信息化与个人信息保护方面持续不断的争议。自教育信息化概念被提出至今,有一点一直被诟病:大投入没有

去年年底,一个屏幕着火了。

安装在黑板中间的小屏幕说,“感觉就像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会尽力爬上去。”正如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发表的文章所说,这个不显眼的屏幕可能会改变命运。

然而,教育部-中国移动联合实验室mooc研究中心主任、互联网教育商会副会长王涛上周指出,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主办的未来教育小型沙龙现阶段智能教室建设存在问题。

“在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中,教室的发展速度是最慢的。除了屏幕外,核心组件没有变化。为什么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没有触及教育模式的根本变化?”

只有一个“智能屏幕”的智能教室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诚然,无论信息时代的智能教室是用于提高教学效率还是促进教育公平和包容性,作为基础设施硬件的一种改进,其效果都更快。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第43次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络教育用户数量达到2.01亿,比2017年底增长4605万,年增长率为29.7%。

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数量达到1.94亿,比2017年底增长7526万,增幅63.3%。网络教育的流动性进一步加深。通过手机联系在线教育的用户占在线教育用户总数的96.5%,比2017年底增长19.9%。

随着硬件铺设、网络基础设施和移动支付系统的发展,mooc已经成为推广网上公开课的代表。根据2019年中国大型网上开放课程会议的数据,中国目前在mooc数量和应用规模上居世界首位。中国有1000多所高校建立了模拟辩论赛,共有12500个在线模拟辩论赛。超过2亿大学生和社会学习者已经学习了mooc。美国、英国、法国、西班牙、韩国等国家的200多个高质量mooc相继登陆课程平台。

今年2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在《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中逐步从“互联网+教育”向“智能校园建设”转变,提出实现大规模教育与个性化培训的有机结合。

有了政策奖励,各方都在争夺广阔的智慧海洋教室。

8月19日,数字教育软件开发平台薛瑞唐宣布,已经赢得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投资者期待着更美好的未来。

事实上,这并不是未来第一次进入教育信息化。2018年7月,“wisroom”智能教室解决方案将在未来推出。此外,通过智能评估课堂过程和教学效果来提高教学过程质量的“魔镜”系统也得到升级。

另一个教育巨头新东方继n-brain人工智能教育学习平台和教学硬件“ai Head Teacher”之后,于今年7月宣布了新东方小学教学平台。目前,教学平台已经与教学研究平台完全整合。该模式实现了教室内外的数据共享和连接,为人机对话创造了新的环境。

除了教学和培训机构,智能教室也吸引了科技公司的注意。然而,与特别强调课程和教学研究的教育和培训机构不同,技术公司在硬件开发方面更有优势。

百度一直在寻求进入公立学校教育信息化市场。百度智能教室为学校和教育机构提供备课、教学和研究、题库、人工智能教育、评估、教育管理等服务。腾讯已经使用abc技术为中小学建造智能教室。通过这个程序,学生可以将学习过程从课堂扩展到家庭,教师可以实时检查学习进度。

教育信息化领域也是华为进入教育领域的主要推动力。近年来,华为向中小学引入了“云课堂解决方案”等产品,帮助建立学校教学管理平台,提供“灵活教育云”,引入远程教育解决方案。

正如王涛所说,“人工智能、互联网和物联网时代迫切需要教育改革,但我们说核心理论没有改变。”

教育信息化的核心应该是连接。在连接屏幕的同时,还应该构建互连的知识系统。真正实现“到处学习,人人都能学习,随时都能学习”;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确保“教学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由任何人来完成。”

如今,屏幕硬件已经连接,但手机已经成为系统教育的主要天敌。学生们不停地刷手机,在纸上跳来跳去。整个学习时间都被分割成了碎片。

此外,尽管有资本流入和政策红利的推动,市场上“智能课堂”解决方案的同质化仍然严重,仅限于通过人工智能或大数据归纳总结来提高课前准备和课后作业评估的效率——更强调评估功能而非教学功能。

借助人工智能,发展个性化教育,加强师生之间的精确互动,通过课堂行动表达分析、练习评价等输出学习报告。将人脸识别和大数据采集技术引入校园,可以实现智能校园手段,如刷脸签到、刷脸占座等。然而,它也引起了关于教育信息化和个人信息保护的持续争议。

针对人工智能引入校园和生物识别技术在校园的逐步应用,教育部科技司司长雷朝子(Lei Chaozi)在9月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脸识别进入校园既有数据安全问题,也有个人隐私问题,我们需要加以限制和管理。教育部已经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并组织专家进行论证和研究。包括学生在内的所有个人信息都应该非常谨慎。我希望学校能小心使用这样的技术软件。

“智慧教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站在舞台前的老师是全班最聪明的人。但现在在这个最聪明的人背后,有无数比他聪明、比他知道更多详细数据的人一起参加了整个班级。”中国教育智库网络首席执行官、未来学校研究所执行主任郑林德表示。

然而,在实际应用中,教师上课前需要做太多的准备。如果需要按格式导入课件,按具体步骤发布教学任务,进行教学预评价等。,有太多的功能,复杂的系统,长时间的学习和熟悉,增加了教师的工作量。

自教育信息化概念提出以来,有一点受到了批评:大投资不会产生大产出,高投资不会产生高效益。因此,也许教育者应该重视教育信息化的形式化。

大多数能够承载智能教室的硬件和软件设施都很昂贵。各级各类学校教学计划的研究和开发、教学系统的建设和学习工具的迭代将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然而,在教育领域,特别是小学和中学教育领域,进展甚微。当代著名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克康曾提到:“信息化似乎已经成为教育教学过程中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未能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原因很简单。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套系统完整的科学理论能够真正指导教育信息化的有效实施。”

北京师范大学未来教育高级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兼教授余圣泉曾指出:“信息作为知识,过多的多媒体教学和肤浅的课堂互动/视频学习是典型的信息化教育的误解。”

清华大学教授、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前主任李志民警告说,在教育信息技术时代,关键是教学生如何利用零碎时间学习系统知识。

在谈到网络智能课在教育中的作用和地位时,他指出:“教育是一个知识升级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点。学生们利用互联网学习知识点,这些知识点是一维的和直线的。当知识上升到二维时,它依赖于理性和逻辑来形成相关知识点的知识。这要求教师教导学生使用系统和系统的逻辑思维将零散的知识转化为知识。”

这篇文章摘自胡颖的《蓝鲸教育》。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